澳门蒲京赌场

澳门蒲京赌场
文博天地

文博天地

首页 > 正文

刻石形胜,栖霞墟迹——南朝陵墓神道石刻游学考察纪要

时间:2020-12-23 15:23:21  作者:  点击:

秋冬之际,尤难为怀,天朗气清,游学伊始。1212日,南京师范大学文博系2020级的三十二位硕士生及两名本科生,对南京栖霞区的南朝萧梁陵墓石刻进行了一年一度的专题考察。此次游学虽未有老师同行,但王志高老师在“历史与考古文献学”课上早已交代了我们考察的内容和需仔细观察的细节。孟冬天寒,游学寻履,幸甚至哉!

六朝旧事随流水,但寒烟衰草凝绿。往事如烟,六朝繁华虽已不在,在南京求学的我们,有着天然的地理优势,仍可过现存的遗迹,窥探当时的时代风貌。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,通过阅读文献记载,我们只是从文字里了解历史;而实地考察,能使我们通过触摸实物去感受历史的厚重沧桑。游学既是一场求知之旅,更是一场共情之旅。


建康陵墓尽残丛

金陵乃六朝佳丽之地,附郭周遭多帝王陵墓。由于南京东北郊栖霞的山水地望符合南朝时期帝王贵胄的风水选择,这片土地就成为了他们死后息之地。南朝陵墓石刻——这些伫立荒郊的稀世重宝,仍向世人昭示着过往帝王将相生前的威权与鼎盛风流。


梁吴平忠侯萧景墓石刻

我们游学考察的首站萧景墓神道石刻。

从随园校区坐车前往栖霞区十月村,路程将近一个小时。到达目的地后,一片荒草地中伫立的萧景墓石刻映入我们的眼帘。晓色微熹,映照着擎首挺胸、凌空屹立的辟邪和矗立千年的石柱,触目伤怀,苍凉之感,人虽无妨,亦感其悲。

萧景墓石刻地面现存西侧神道石柱和东辟邪。尚存的西侧石柱,柱头圆盖饰有覆莲纹,圆盖之上伫立着一只仰天长啸的小辟邪。柱身高4.20米,雕刻隐现直刳棱纹24道。柱身上方有一长方形柱额,其上反刻梁故侍中中抚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吴平忠侯萧公之神道”23字,字迹清晰,证明了其墓主为萧景。在柱额的侧面刻有童子礼佛图。柱额之下的浮雕刻有3个怒发冲冠、袒胸露腹的负重力士像,可能是畏兽的形象。

萧景墓神道石柱

萧景墓神道石柱局部


石辟邪原有两只,东西相对。西辟邪曾于1956年发掘出土,因为断裂为几段回埋地下,今已不可见。东辟邪为雄兽,腰部、左前腿和底座都有修补的痕迹,臀部略残。昂首张口,长舌垂胸,右腿前迈。头有鬃毛,腹有双翼,翼上饰有6根翎毛,胸前、臀部、尾部等可以清晰地看到勾云纹,远远望去,给人飘逸之感。底座四周有9个小洞,应与当时石刻搬运方式有关。关于石刻的搬运方式,过去曾有学者推测是运载石坯至陵地雕凿,王志高老师在《试探南朝陵墓神道石刻的运输方式》一文中对这种说法进行了反驳,认为是用车辆直接运送石兽,而绝不是运送待加工的庞大石材。

萧景墓石兽(正面)


萧景墓石兽(侧面)


虽然因为风雨侵蚀,石兽裂纹遍布全身,纹饰漫漶,但仔细观察之下,我们发现在辟邪底座上方有一浅浮雕圆形纹饰,其很可能是莲花纹。

同学们仔细观察萧景墓石刻身上的装饰

萧景墓石兽前合影


萧恢(萧亮?)墓石刻

第二站,我们来到了栖霞区新合村甘家巷的西社区公园,这里保存有萧憺及其东侧的另外一对石刻。

萧憺墓石刻东面约 60米处有一对保存完好的神道石兽,间距 19.4 大小、体型相仿。关于这对石兽的墓主身份争议不断,主要有两种说法。

一是萧恢。晚清张璜在《梁代陵墓考》一书中推定墓主为梁鄱阳郡王萧恢,此说法考古学界少有异议,目前石刻公园的解说牌仍沿用了这一观点。

二是萧亮。王志高老师在《南京甘家巷梁鄱阳王萧恢墓神道石刻墓主身份辨正》一文中,结合文献资料和石刻的位置关系及造型,推测这对石兽极可能为萧憺世子始兴嗣王萧亮墓前列置。

两兽东西相对,皆雄性,昂首张口,长舌及胸,颔须披拂,头有鬃毛,腹侧双翼,胸前饰勾云纹,一腿前迈,长尾垂地,体态肥硕。西辟邪翼饰5翎。东辟邪须毛十缕,翼饰6翎,原先从头至尾纵断为两块,1955年修复。

梁鄱阳忠烈王萧恢墓石刻

石兽身上以及底座上布满了密密长长的裂纹,见证了岁月的变迁


萧憺墓石刻位于栖霞镇新合村甘家巷西社区公园内,公园外行人匆匆,车辆不息,与历经沧桑的石刻互为映衬,更显历史厚重。

萧憺墓石刻目前保存有石兽一、龟趺二、碑一、小石兽二。石兽本有一对,东石兽保存完好,由于放置在户外,躯体上出现斑驳裂纹,故而几年前用现代化学方法进行修复,使后世旅者得以观瞻。而西石兽如今只保存了部分残块,残块周围安置了玻璃护罩,但是护罩内杂草丛生,保护状态不佳。石碑也本应有一对,东石碑现保存完好,早前建了亭子加以保护。由于铁门紧锁,我们只能在外面透过缝隙看上一眼,十分遗憾。西石碑仅剩龟趺,碑身已然不存。值得一提的是,东辟邪的腹下有两小石兽,张口吐舌作伫立状,形似大石兽

梁始兴郡王萧憺墓石兽


对于这两只小石兽的来历和归处,有一种观点认为其本为神道石柱上的一对小辟邪,然神道石柱主体已散落在历史长河之中,无迹可寻,仅剩两只小辟邪,后人遂将其放入大辟邪的腹下;另有一种观点认为,神道石柱上的小辟邪底座为莲花,而东辟邪腹下的两只小石兽底座为方形,故其应为另外一对神道石兽。

萧憺墓石刻前的合照


梁安成康王萧秀墓石刻

离开萧憺墓石刻,步行约五分钟我们就来到了萧秀墓石刻。这里原本是甘家巷小学,现在改成了基督教甘露堂。进门后是文物保护大棚,中间为道路,石刻分列两边,墙上还有石刻的介绍字样。由于两边都有围栏防护,我们不能近距离观察石刻上的文字和纹饰,实为遗憾。

萧秀墓早年被盗,随葬品已所剩无几,万幸的是萧秀墓的石兽、龟趺、柱座和神道碑还依然存在,为保护文物相关单位修建了保护大棚,石刻旁铺设碎石用于排水。

西侧石刻全景

东西石兽保存完好。西石柱较完整,东柱仅存柱座。据墙上文字介绍,柱盖上的小辟邪被侵华日军掠走,文物流失他国,令人唏嘘。萧秀墓有石碑四,两碑完整,两碑仅余龟趺。四碑同建在南朝时期十分罕见。在查阅史籍后,我们发现《水经注》里就有记载:城之西北有汉太尉陈球墓,墓前有三碑,是弟子管宁、华歆等所造。又有:山南有魏车骑将军黄权夫妻二冢,地道潜通,其冢前有四,其二魏明帝立,二是其子及臣吏所树者也。说明汉魏之时就有三、四碑同建的现象了。萧秀墓四碑能保存至今,实属难得。

萧秀墓东侧石兽

萧秀墓东侧石碑


梁桂阳王萧融墓石刻

第三站,我们探访了萧融墓石刻。石刻所在之地现在是居民的活动场地,对面是炼油厂中学。萧融墓石刻现存一对石兽和一只小石兽。

这对石刻在未发现萧融墓之前,墓主一直存疑。朱希祖先生在《六朝陵墓调查报告》中认为可能属南齐侍中尚书令丞相巴东献武公萧颖胄。1980年,南京石油化工厂在基建施工中,于石兽西北方向发现一座六朝大墓,根据出土墓志得知,墓主为梁桂阳王萧融与其妻王纂韶夫妇,由此这对石兽即可确定为梁桂阳王萧融墓的神道石刻。

萧融墓西石兽和前方的小石兽

东石兽为雌兽,保存尚好,头微南偏,长3米,胸宽1.45米,高3.92,其胸前有两个对称的卷云纹。西石兽的前方还摆放了一只小石兽。这只小辟邪可能是石柱顶盖上的,后石柱散落,村民将小石兽捡起,放置于西辟邪前。

萧融墓东石兽


狮子冲梁昭明太子安陵石刻

从萧融墓石刻离开,我们乘车前往新合村狮子冲,此即本次游学第四站——昭明太子安陵石刻。在永安墓园下车,从墓园广场往南沿一鱼塘走几十米,我们便来到了荒草掩映中的石兽前。

石刻文保碑上写的是永宁陵石刻,但实际上此并非陈文帝永宁陵石刻,而应为梁昭明太子萧统安陵前的石刻。关于此问题,学界多有讨论,朱希祖先生在《六朝陵墓调查报告》中认为它属陈文帝永宁陵,朱希祖之子朱偰先生则倾向于属宋文帝长宁陵。除此以外,还有认为属齐代陵墓、梁元帝萧绎陵等不同观点。王志高老师早在2006年《梁昭明太子陵墓考》一文中就提出狮子冲失考墓墓主有可能是昭明太子萧统。2015年《南京栖霞狮子冲南朝大墓发掘简报》发表,简报指出在2013年,南京市考古研究所在新合村狮子冲发掘了两座南朝大型砖室墓。根据两墓出土的纪年砖,推断两座大墓的墓主人是梁昭明太子萧统及其生母丁贵嫔,从而证实了王老师此前的推断。

认真观察的同学们

地面现存一对石兽,西兽独角为麒麟,东兽双角为天禄。王老师课上介绍,此为帝陵等级石刻所有的规格。萧统生前虽未继承大统,但死后两次被追尊为帝,其陵墓也应是遵照帝陵规模修建。西石兽保存完好,东石兽头部曾断裂,现已被修复。两兽对面而立,身侧附翼,有凌空欲飞之势,十分威风。

昭明太子墓西石兽

昭明太子墓东石兽


梁临川郡王萧宏墓石刻

上午1145左右,我们来到了第五站,位于仙林学则路的萧宏石刻公园。通过了解,我们获知这里原先叫仙林农牧场张库村,现被规划成了石刻公园。进入公园,萧宏墓石刻在湖上的亭子里,四周都有玻璃罩。南方天气湿润,栖霞区又多化工厂,雨水呈酸性,对石刻损害极大,故设置保护罩是文保工作的重要举措,但这也一定程度阻碍了游客观赏,如何进行大体量文物的户外保护工作还需要进一步思考。

萧宏墓石刻远观景象


萧宏墓石刻地面现存辟邪一、神道柱二、碑一、龟趺二,东西对列。东辟邪保存相对完好,近距离观察可以明显看出石兽的脚部和身体颜色不同,应是之前底部浸在水中所导致。东侧石碑已佚,仅余龟趺。东石柱原已折断,后修复,有莲盖。

西石碑保存完好,碑文因风化无法辨认。额有穿,碑额所饰图案,施安昌在《火坛与祭司鸟神》一书中认为和祆教有关。碑身两侧分格雕有青龙、朱雀等神兽浮雕,十分精美。我们发现在这些浮雕的上方还有一个两尾相交的图案,有同学认为或与伏羲女娲相关。碑侧底部雕刻有莲花卷叶纹,也可能与佛教有关。

碑身侧面的浮雕纹饰

萧宏西石碑碑阴碑额所绘图案拓片

西石柱屹立,与此前看到的石柱大体相同。无莲盖,底座为两条头部相连、尾部相交的衔珠螭龙,柱额题写梁故假黄钺侍中大将军扬州牧临川靖惠王之神道二十一字,证明了墓主为萧宏。而萧宏墓,据考古发掘简报,在石刻南方1000米左右的白龙山北麓,1997年由王志高老师主持发掘。

临近中午,湖上风大,众人已是饥肠辘辘。在围绕着石刻仔细观察后,我们便离去了。


北家边南朝失考墓石刻

午饭之后,我们来到了此次考察的最后一站——北家边南朝失考墓石刻。

虽然文保碑上写的是萧伟墓石刻,但是墓主身份目前仍然存疑。由于石刻以北老米荡曾发掘一座大型南朝墓葬,过去学界普遍认为是梁代南平元襄王萧伟,故此石刻被推定为梁代南平元襄王萧伟。2016年,王志高老师在《南京尧化门外北家边南朝陵墓神道石刻墓主身份新证》一文中,根据北家边西石柱题额、石刻组合及老米荡南朝墓出土墓志、人骨等分析其墓主不是萧伟,而是梁代吴平忠侯萧景及其夫人琅邪王氏。今十月村的萧景墓神道石刻是普通四年(523)萧景卒后归葬建康时营造,但其墓在侯景之乱中被毁。老米荡南朝墓及北家边的神道石刻则是乱平后重新迁葬的萧景墓。

北家边南朝失考墓石刻只有2件残件,如下图所示

北家边南朝陵墓石刻的西石柱和柱础

北家边南朝陵墓石刻的东石柱和柱础残件


此外,我们还在旁边发现了一些南朝时期的莲花纹和放射纹青砖,同学们颇为兴奋,后据王老师介绍,这些砖是从别的地方搬运过来的,为景观营造之用。


满目山河增感慨,一时风景寄遨游。 汽车渐渐驶离栖霞,实地考察之乐实为爬梳文献所异也。一天的游学考察已近尾声,感慨或收获,都付诸夕阳的余晖中。


文:张佳佳、闫竹青

马健涛、赵子莉

图:相关同学

审核:王志高













版权所有:澳门蒲京赌场

访问量: